168免费图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自2014年以来,非农数据保持稳定增长

2018年12月-2019年1月,美国经济指标比市场预期恶化得更快。在这些指标中,非农数据却以稳固的速度增长。1月份相比上月增加了30.4万。尽管调查当周的较高气温可能会产生一定影响(相比往年同时段平均气温高出4.5华摄氏度),6个月的平均滚动增长仍达到23.2万,始终高于20万的水平。
 
类似情况(经济恶化而非农增长)还发生在2014-2016年,为了更好地理解整体经济的短期增长周期,三菱UFJ摩根士丹利编纂了一个剔除金融行业的美国咨商局经济先行指数,将原本指数10个成分中3个与金融相关的指标从指数中移除。在2014年夏季至2016年冬季这段时间,该指数明确反映了美国周期型经济增速放缓,而就业数据则以平均每月至少20万的速度增长。
 
那么,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三菱UFJ摩根士丹利在报告中试图给出最好的解释,他们认为,(1)货币政策可能有助于在2019年下半年升息,(2)展望未来,届时的形势可能鼓励资本支出,从而来提高美国经济的生产率。
为何就业数据不再反映经济周期呢?
 
三菱UFJ摩根士丹利从三个可能的因素来解释这种现象。
 
第一,气候因素。
 
从2016年春季和近来的经济增速放缓来看,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冬季温度高于正常水平。也许因为气候原因,建筑部门和娱乐休闲部门就业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分别从新增2.8万和5.5万提升到了新增5.2万和7.4万。
 
相反,2018年初开始出现经济加速,其中数月温度低于全年平均水平,特别是在冬季,更低的气温或许妨碍到了就业增长。
 
第二,服务业重获增长动力?
 
气候因素具有偶然性。从结构性因素来看,三菱UFJ摩根士丹利认为服务业在就业数据中占比的提升将令该数据更少地受到经济周期的影响。教育医疗服务,娱乐休闲等其他服务行业正因老年人口的增加而出现稳固增长的需求。但由于这些行业劳动力密集,使得它难以想自动化及IT行业那样提高生产率。近来,这些行业私人部门的就业占比从1980年的22%上涨至逾36%。
 
同时,因这些行业受经济周期的影响较小,相关就业数据甚至在经济衰退时期也不下降(在最近一次金融危机中也仅出现微弱下降)。从图4中可以看出,近来尽管经济增速放缓,但就业率却在以更快的速度增长。正因为服务业的非周期性或抗周期性特征,服务业私人部门的就业占比在经济衰退时期出现了快速增长。
 
三菱UFJ摩根士丹利在将服务业就业数据与商业周期对比时发现,在2016年春和去年年初,经济周期性减速的同时就业增长亦放缓。(见图5)制造业部门容易受到海外经济减速和经贸局势的影响,由于去年底公司经理人普遍情绪低落,相关就业数据在1-3月出现了显著下滑。


上一篇:推进地区经济平稳协调发展要特别重视的几个举措
下一篇:没有了